资讯详情

他在帷幕中做了一场秀,反思留洋设计师对身份认知的困惑|上海时装周

巴俊晴 分享于 2017-04-1474626

“一只手臂从洞里伸出来,女人抓住那条手臂,继而被拉了进去。”

这是 28 岁设计师杨桂东(Samuel Yang)为描述 2017 年秋冬 Labelhood 站时装演示(presentation)灵感而写在 Shownote 上的一句话。它来自台湾导演蔡明亮 1998 年的电影《洞》:一对男女因突发疫情被困在居民楼里,只能通过水管上的一个洞彼此交流、纾解孤独。

杨桂东认为“洞”这个意象恰如其分地表达了他想要塑造的一种情景:神秘的女人、隐秘的交流。从透明管道围成的洞口走进场馆,可以看到展示区域被黑色四方帷幕围起来,焚香的味道、视觉、音乐全部包裹其中,“如同大卫·林奇(David Lynch)在《双峰》中塑造的那个红房子”,每隔一两分钟只允许 5 人进入。设计师本人坐在场馆正中央,模拟在工作室中绘制草图的情景。十几位模特们分散站在各处,时不时走动到影印机前复印图样,或在饮水机边借着茶歇聊天。

让杨桂东纠结了很久的网格裙



把自己放在了展示现场的设计师

模特与影印机的互动


放在角落的焚香

很显然,设计师希望观众能在一个更私密的空间里欣赏他的日常。但这种日常却充满了设计师对自身身份认知的困惑和探索,这体现在设计、材质、配乐以及模特人种的混搭上:比如中式旗袍领与西式鱼尾裙,宽大衬衫与日式腰封;比如从上海本地采购的格纹面料,与英国老工坊的织品;比如被切成三段的背景音乐—— 80 年代美国洛杉矶乐队 Tuxedomoon 的《In a Manner of Speaking》、日本弦乐、蔡明亮《洞》中女人的哈欠声。

“Tuxedo Moon 的主唱 Winston Tong 是华裔。他的父母在 1970 年代搬到旧金山居住,所以 Winston 的音乐创作会有很多对身份认知的反思、文化的交错感。对我来说,现在不少中国设计师也处在一个有点混乱、迷失的状态。什么才是我的身份,我自己也还在摸索中。”杨桂东对《好奇心日报》说。

杨桂东 2006 年到伦敦读书,2015 年完成圣马丁学院女装专业本硕学习、并在 Alexander Wang 的公司实习后,杨桂东在伦敦建立了自己的品牌 SAMUEL Guì YANG、工作室以及生产线。但他第一次在国内亮相还是在去年 10 月的 Labelhood 2017 春夏展上,这让他收获了栋梁、纽约买手店 H.Lorenzo 等的新订单。尽管产品上架才半年,但这已经推动杨桂东去频繁思考“商业性对他到底意味着什么”。

"showroom 走了一圈, 我发现最重要的是要把衣服做得更完整,所以这次在人体的立裁上下功夫。现在很多设计让女性忘记了收紧身段的那种感觉,失去了流动性、韵感。我希望把它们带回来。我自己也是很喜欢做版的,想把衣服做成 360 度立体的感觉,像雕塑那样。“

如何把这种创意转化成可以卖得好的产品,让杨桂东感到苦恼。他觉得自己这次算是迈出了很大的一步。“比如那条镂空的、波浪形的裙子,我想了很久要不要做成那么(夸张的)样子,有点挣扎。最后做出来了效果还是不错的。但我最满意的是那条红色的裙子,上身很完整。”

到底要给怎样一群女性设计服装,是杨桂东思考的另一个问题。“我想应该是那种对自我选择十分明确的女性。我在伦敦学习时认识的很多 90 后中国女生,不少是学平面设计或服装设计的。她们并不介意买一件很便宜的单品,然后再和一件昂贵的单品混搭,创造属于自己的风格。当然经济条件可能也是其中一点原因,但我觉得这样眼界开阔、有个性的女生会越来越多。”


2017 秋冬Lookbook(部分)


直白承认自己还没有找到最理想的那个身份标识和品牌定位,并且将其作为创作灵感的新兴设计师不太多。但杨桂东的这种“困惑”反而成为了他的设计标识。提起 SAMUEL Guì YANG,买手和媒体们已经总结出一套常见词汇去向消费者介绍这个品牌:一衣多穿、中西混搭,融合传统布料的怀旧气息与“橡胶、3D 打印材料”的科技感,以及那双总会作为亮点配饰出现的透明橡胶雨靴。

意大利品牌营销工作室 Attila Studio 的创始人 Andreina 就看中了 SAMUEL Guì YANG,打算帮助这个品牌拓宽欧洲市场。“他的设计中可以看到对音乐、艺术、时尚、设计很多领域的理解,而不局限于衣服本身。这在很多年轻设计师上比较少见。”

杨桂东自己倒不太回应外界总结的这些亮点。在媒体群访中,他重复最多的一句话是:“还在摸索中,每一季都希望能往前迈一步”。

来源:Labelhood、记者现场摄影

2
评论 (0)
相关资讯